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陈凤英:“新社会契约”是人类中长期方向_国际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7-26 05:18   来源:未知   阅读: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近日在“纳尔逊?曼德拉国际日”年度演讲时,呼吁通过“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来消除社会不平等。他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暴露了数十年来被忽视的风险,包括公共卫生系统薄弱、社会保障欠缺、结构性不平等、环境恶化和气候危机。

古特雷斯指出,新冠疫情大流行是一场人类危机,但也为建立一个更加平等和可持续的世界提供了机遇。而化解此次危机以及危机前业已广泛存在的不满,必须基于能够为所有人带来公平机会、尊重所有人权利和自由的“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

确如古特雷斯所说,新冠疫情造成全球大封锁,导致世界经济大衰退,过去几十年业已存在的不公平不公正的问题,此时已暴露无遗。以往依赖于资本和劳动力全球流动而被部分掩盖的贫困人口受教育程度及个人财富积累问题,在疫情封锁下凸显出来。一些发展中国家受疫情冲击,面临过去十几年发展成果毁于一旦的风险。发达国家无暇他顾,甚至明哲保身,逃避国际责任。发展中国家则深陷卫生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粮食危机等不能自拔,人民生命和生活均面临极度困境。而国际机构又面临资金不足、能力受困、力不从心的处境。尤其是全球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蔓延,国际关系紧张,合作意愿淡化,国家主义强化,全球治理虚化。这是古特雷斯演讲时发出感慨的最大前提和背景。

造成上述问题的核心在于社会责任的缺失及公共产品的缺位。

企业受疫情冲击忙于自救,政府因经济衰退而债台高筑。企业与政府的社会责任履行都处于明显缺位状态。因此也导致全球治理体系中公共产品明显匮乏,除中国以外,以往主要由发达国家或者国际机构提供的公共产品,现在已少有国家顾及和提供。

在全球治理体系中,应该承担更多义务和责任的发达国家不承担责任,不提供公共产品,甚至推行贸易战和保护主义。这导致原来潜藏着的问题在疫情冲击之下全面暴露出来,并随着疫情蔓延而不断恶化,全球治理应对表现因此明显落后于疫情所带来的冲击。更有甚者,一些国家以邻为壑、相互指责、推诿责任、互相抹黑,除中国依然在坚持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外,“人类”这个词甚至都甚少见于一些国家的外交政策表述中,而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努力又被一些“逢中必反”的势力不断作妖魔化解构,致使国际关系高度紧张,全球秩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世贸组织已被架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资金严重不足,世卫组织遭美国打压而力不从心,全球性公共机构各有各的现实难题,未能充分发挥应有作用。

全球治理的缺失,公共产品的不足,导致联合国等国际机构非常忧心。尤其是这次疫情是全球化下的公共卫生危机,全球各国理应同舟共济,发达国家更应起关键作用。然而,全球第一强国美国却决定在世卫组织最需要支持的时刻釜底抽薪。在人类发展命运陷入危机之时,美国的这种做法让国际机构非常失望。

主要发达国家不承担责任,最不发达国家看不到发展前景,贫困阶层陷入无助境地。虽然今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将会缓慢复苏,但这种程度的复苏解决不了年轻人的就业问题,老年人老有所养的问题,患者的就医问题,贫困阶层的生活问题,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这些全球性问题可能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中将被进一步固化。

理论上,发达国家的医疗制度最为健全、医疗水平也最优越,但这次疫情中却暴露出许多漏洞,完全的市场经济解决不了公共卫生危机所造成的社会和人道主义问题。因此古特雷斯希望通过制订“新社会契约”,搭建全球新政框架,着眼于未来去解决当下面临的问题。

古特雷斯设想的“新社会”由政府、人民、社会团体、企业四部分组成。他们理应各司其职、各尽所能,构建一个和谐发展的国际环境和社会秩序。而各个组成部分要履行责任,就必须建立一种契约,即所谓规章制度,这种规章制度必须要得到遵守和执行。

我们看到,“新社会契约”是对旧的社会契约的一种反思,在原有全球治理框架下的旧政失灵情况下,必须建立新政来推行全球治理。问题是,“新社会契约”并非在联合国层面提出就能实现。这些社会问题有的存在于国家内部,有的存在于国与国之间,有的则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新的全球治理必须以全球发展为基础,仅靠“新契约”来实现没有种族歧视,没有人与人之间尊卑高下,也没有财富面前你富我穷的社会,带有理想化色彩。或者说,可能根本无法实现。

今天,全球力量格局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全球新政面临非常严峻的现实。但是,人必须要有一种精神,人类发展必须要有一张梦想中的社会蓝图。“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是人类中长期努力的方向,不管困难多大,必须要有人站出来高扬理想主义,这是人类走出恶性循环的必由之路。人类要想最终过上和平、安逸与健康的生活,必须树立这样一个努力的方向。

一种新区域或者全球性机制在诞生之初,往往未必是由几个大国或者多国协调一致所立即产生的成熟方案。在“新社会契约”设想基础上,不妨参照以往经验,由联合国牵头成立一个“名人小组”,来为新契约做设计和规划,约定“社会”各个组成部分的责任和义务。另外,“全球新政”必须要实现相对公平与合理,无论国家大小都应承担起相应责任,类似于“千年计划”或者“2030议程”这样,在联合国框架内起草文件、通过方案,最后按这个方案或者契约去努力推进并执行,全球治理或许能够由此向着更好的方向和目标前行。(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